极速快三

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欢迎光临:极速快三!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合肥佛教 > 庐佛人物 >

护林护教的寄凡和尚

时间:2013-10-08 17:51   来源:未知   作者:admin
    寄凡和尚,俗名王义堂,合肥北门双岗人。1914年4月出生,十一岁时母亲病死,由伯母抚养读书。十四岁时到合肥三孝口刘东泰糕饼店学徒,受虐待。刘家有一堂兄是西庐寺和尚,常来店里,王义堂跟随这个僧人到西庐寺烧香,结下佛缘,瞒着家人到西庐寺出家,取名寄凡。其父闻知后上山寻找,寄凡不为所动。十六岁时寄凡到九华山受戒,后在九华山东岩寺、庐江冶父寺、宁波阿育王寺等寺院学经。二十二岁时回到紫蓬山西庐寺。曾追随三惺方丈到安庆迎江寺、舒城龙泉寺等丛林寺院放戒。

    西庐寺寄坤和尚卸任紫蓬乡联保办事处主任后,又有人提出要西庐寺推出一人协管地方行政事务。三惺方丈即圈定寄凡去担任紫蓬乡李陵保保长,寄凡只得应允。1939年春上任。这保长的差事,是为地方军筹措粮草、摊捐派税、清查户口等。保长最为难的事便是抓壮丁。什么叫抓壮丁?就是把全乡的户口册集中在乡公所,由乡长从兄弟多的人中画圈。再由画上圈子的人中抽签,抽到谁家,谁家的男丁便要去当兵。即便这样,中签者也不愿,那就要强抓壮丁。乡公所知道寄凡不肯下手,便由乡公所直接去抓。当时本地驻军第八游击队司令季光恩与寄凡关系很好,因此,在他担任保长时,遇有抓壮丁事,寄凡便去找季光恩为李陵保签发免役的命令,把所摊的壮丁免掉。所以寄凡在保长任内,做的一些例行公事,地方人士都能谅解。一年后,寄凡领衔状告乡长李汉书,给西庐寺带来麻烦。三惺方丈要寄凡辞去保长职务,派他到道士山为季光恩捐钱建庙当监工。

    道士山新庙建成有三进殿宇。第一进殿祀奉老子、庄子。第二进殿祀奉关公、关平、周仓等陪侍。第三进殿祀奉观音菩萨。真是融儒释道三教于一体。关公殿为正殿,;雷麻、农兴、永安三集镇送有“大义参天”、“担心贯日”、“志在春秋”等匾额高悬殿堂之"上。永安集所送匾额“志在春秋”四字,由孙宪章先生所书,字迹苍劲。后寄凡在道士山庙兼任住持,青灯黄卷中平安地度过了数年。

    道士山是一座独立的山峰,山上只有这一座小庙,四面不靠近村庄。除了烧香人以外,平时很少有人进入庙内,当时是新四军游击队理想的栖息之"所。1948年初,肥西游击支队活动在紫蓬山与大潜山一带,支队长邹德胜看中了道士山这个独立山林,并了解到寄凡曾与桂俊亭有过往来,便不时于夜晚来道士山小庙食宿,寄凡当然热心照应。时间长了,被国民党乡公所知道,常于晚间来庙上搜查,寄凡深知厉害,辞别道士山,长住西庐寺。

    1949年元月,肥西解放后,紫蓬山西庐寺利用空闲房屋兴办学校,名李陵小学,寄凡曾任校长。

    西庐寺原有僧俗两众一二百人吃饭,解放后庙田收不了地租,又无香火钱收入,失去了经济来源,僧人纷纷散失,剩下走不了的十多个老弱病残。此时的西庐寺住持寄坤和尚耳聋多病,难以应付。1949年8月的一天,寄坤在山下解启升家请寄凡吃饭,再三提出将西庐寺方丈一席让于寄凡。寄凡授命于危难之"中,他接任西庐寺住持,不能拜佛念经和操理日常法务,只能在纷乱中了结西庐寺的善后。

    首办第一件事是处理正在发生的哄抢山林事件。紫蓬山有千余亩山场,山深林茂,原来护林的和尚们都走了。偷伐林木,愈演愈烈,形成公开哄抢山林,失控的山场满山都是伐木的人群。许多百年大树被砍倒。因为秩序乱,伐木中有两人被倒下的大树砸死。面对如此严重事态,寄凡及时向肥西县民主政府汇报。县长周心抚为此事专派干部上山查看。1949年2月至6月,肥西县民主政府四次重申训令:保护紫蓬山森林,倘有违令,严惩不贷。后县政府派员会同永安、山口两乡政府干部上山说服教育群众,才把这一事态平息下来,并收回部分被抢的林木。

    第二件事实妥善处置寺内珍藏的《龙藏全经》。寄凡深知先祖们取得这部经书是寺院一大盛举,此时的寺院已是自身难保,如何把这一珍藏保存下去,寄凡想到了人民政府。于是寄凡便主动去皖北行署提出请求,求得派员查验后,由皖北革命实物收集委员会开出收据将这一部六千七百册的《藏经》收下。《藏经》虽被收下,皖北行署苦于没有适当存放之"所,所以仍寄放在西庐寺内,可惜毁于“文革”。

    第三件事便是把尚属于西庐寺的森林权交给国家。为此寄凡到淮南九龙岗,面见桂俊亭,由桂俊亭写信给皖北行署农林处处长程明远。半月后,寄凡接到皖北行署来函,成立国营紫蓬山林场,介绍郭崇毅,刘风森两人担任林场领导。寄凡即将紫蓬山森林划定范围进行移交,筹办了国营林场。房屋、家具等均从寺内借用,造册登记。

    第四件事是安置老弱病残僧侣。西庐寺寺院大部分房舍借给林场后,寺院尚有十多名僧侣,亦迁下山,住在原来季光恩所建之"草屋别墅内。庙内所剩粮食、油盐一一均分。

    寄凡办完这些善后事宜后,林场提出要他留下工作。寄凡因习惯于素食,生活上不适应,坚持下山教书,自谋生活。1951年底,经程明远介绍到林场做林技工作。

    寄凡到林场后,改名王萍。1953年6月经人介绍与合肥人颜魁兰结婚。夫妻恩爱和谐,尽职尽责地做林业技术工作。紫蓬山林场的罗坝圩、圆通山、英山、西北浪口、大潜山等作业区都留下他的足迹,汗水浇出了一棵棵树苗,实现了他的人生价值。

    “文化大革命”浩劫之"初,寄凡遭到致命冲击。1967年冬天,“造反派”把寄凡当做“牛鬼蛇神”、“臭老九”进行批斗。在一次批斗回家后,他对老伴说:“要不是你,我真的不想活了。桂俊亭他们在肥西打游击,被撵的没地方去,就躲到我们庙里,我给他们送枪、送钱,真担风险。我对共产党是有贡献的人,怎么还这样地批斗我。”殊不知那是一个动乱时期,共产党内许多高级干部也同时遭到冲击。

    批斗会后,寄凡一病不起,得不到医治,终于在1971年5月28日含冤离开了人世,终年五十八岁。墓葬于圆通山麓。此后,多少年来每逢清明节,其夫人颜魁兰都由合肥专程前去扫墓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
上一篇:上一篇:当官的和尚-寄坤法师
下一篇:下一篇:艰难坎坷出世路-藏海法师小传
相关内容